千米·格雷森

夜翼的痴汉!钻A泽村小天使,大墙头spideypool.目前fate弓凛不足中,LL大法好JOJO全职高手❤❤❤❤

作为能召唤英灵卫宫的媒介,无论有没有圣杯战争,无论在哪个世界,凛都会选择用它救下卫宫,成为卫宫一生的珍藏

酒吞和红叶坐一起,感觉空气中的氛围有点微妙了23333

腥味君:

赌场内。师匠那么聪明估计出老千啥的也很厉害。顺便大家不要学师匠把小孩子带进赌场
私心打了律茂茂律tag

图1图2夜翼第一年,让这个罗宾桶平静下来只需要迪克说“Hush,little wing”

图三图四夜翼:秘密文件和起源(我直译的。。。)

但是在他死之后而他死之前,夜翼也没有再叫过这个遥远记忆里的特定昵称

图4,我觉得这个杰森的眼神犀利起来很适合表情包呀【


1《新52蝙蝠侠与罗宾》,红翅和星辰大海桶

2《小小哥谭》,这兄弟俩真会玩

3《红头罩与法外者》,回忆杀

1《蝙蝠侠与罗宾》,bat dick与越狱桶

2《蝙蝠侠》,猫王版夜翼与罗宾桶

3#披风争夺战,夜翼大少和穿蝙蝠衣服来找茬的桶
【没有弄#血之兄弟 里穿夜翼衣服的桶哥夜翼大哥真是可惜了】

没有任何简单的关系能形容他们俩一样的长远而紧密的纠葛

从送货小罗宾和他好不容易坦诚的哥哥,到大少心中无法弥补的杰森的死亡。

从终于能独挡一面的夜翼和反英雄的红头罩,到争夺披风残酷的 be my robin

当夜翼终于接受了蝙蝠的披风后,越狱红头罩漫长的心理历程,嘲笑这个好孩子不适合穿上这套衣服。因为从一开始他回忆了里不变的是罗宾夜翼飞翔在蝙蝠侠的披风之下。

新52重启,不变的纠葛,却稍微坦诚了些,只是在夜翼的葬礼上,杰森心中回荡着的回忆只剩下冰冷的雨夜。

其实以上都是为了安利小小哥谭,这哥俩配合无比的一起逗达米安,一起去酒吧嗨,韦恩宅里放着迪克和罗宾杰森时期一起换制服的照片。看着厨房里做饭的迪克需要小刀切菜,说着杰森掏出了蝙蝠刀。

【降泽】感情未明

写在前面:

答应小伙伴要写的5000字以上的双投同人文,写完后自己的感觉是还想再写一篇他们毕业旅行的旅游文^_^)y

在高中毕业的最后,降谷都想不通对泽村的感情,而泽村用自己方式让两人的未来无限延长。


1

青道的樱花总在毕业的时候开得最为繁盛的,在泽村的记忆里,他总是在这个时候哭。一年级时哭着送走克里斯前辈那一届,二年级时强忍着泪的送走御幸那一届。现在他已经没有要送的学长,因为将是他们离开校园。

三年级的他们在夏季甲子园后开始隐退,转眼春天伴随着学业与升学的压力扑面而来,泽村慢慢发现原来他们的前辈承担了那么多压力,在关心着棒球部的同时还要确定未来的出路,而泽村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定位。

他想,现在的青道没了他和降谷投手阵偏弱,需要他和降谷偶尔回去一下加强培训。

他想,没了降谷后,似乎现在的青道新生代里找不出一个王牌,新队长压力可能会很大。

他想,自己还没有想好未来的出路,是读大学还是去职棒,没有时间关心棒球部。

太多的事情堆积在一起,他想着降谷在身边他会怎么做。曾经前辈教育他和降谷怎么说的呢:一个一个解决,拿下出局数就好了。那时降谷在他身边燃烧着斗志,而他也满腔的不服输。

所以他也需要一个一个的解决这些问题。那么必须要跨出第一步,确定未来的出路。他未来该走怎样的路呢?

高中奋斗甲子园的这一路,他道路的前方只要有降谷,他就可以明白自己该前进的方向。因为有降谷这个竞争对手,一直刺激他,跑在前方吸引他,所以泽村比谁都要努力的成长为现在这样的中心选手。

一起为了进军甲子园,他最大的对手和最信任的伙伴,青道引以为傲的双投手的轴心模式,但现在是毕业季了,他和降谷也将会离开青道。他和降谷可能会走上不同的道路,分开很久很久,未来也许连邮件都很少来往,甚至完全失去联系。

泽村第一次发现这个认识让他咬着牙想哭,那个呆头呆脑的降谷一定没想过这个问题,为毕业分别难过的人或许只有他一个,从加入青道和降谷一直争着投手丘那么久,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的前方空无一人。

和泽村一个班的金丸发现,泽村这小子最近看的书文艺了啊,村上春树的《寻羊》呢!就这小子的语文水平看得懂自我寻找定位这种高深的文学?

也有可能,泽村他只想去北海道看羊?

这样的泽村文艺了一周后,忽然在某天的英语课上大吼:“果然还是该问他啊!”声音洪亮穿透了本教室,隔壁教室,甚至可能横跨了棒球场穿过了外野。

讲课的小礼老师抬了抬眼镜道:“泽村今天的作业量5倍。”

2

“降谷同学有没有想好毕业后的出路呢?”东条这样问着已经被许多职队邀请的降谷。

“……嗯,再等等。”声音不大,降谷没头没尾的回答着东条。

这几天里,泽村路过他们班时都拿着书在看,所以降谷发现自己已经一周没和泽村打过招呼了,当然泽村大嗓门的声音还是在隔壁教室都能听得到。理所当然的看着泽村在自己身后追逐了3年,泽村荣纯逐渐成长为他最信任的伙伴,这种信赖在三年来不断碰撞成了奇妙的火花,开出了最灿烂的记忆的烟火。

降谷发现他对高中的回忆里满满的都是泽村在身后追逐的身影,空中变化的棒球让他提醒自己不能止步不前。

只有他们才是从一年级一起走过来,一起成为主力,一起成为支柱,最后一起扛起整个棒球部。

降谷发现自己有些想泽村了,明明就在隔壁班,而且只是一周没怎么说话,他不擅长语言,也不擅长处理自己的感情,但想和泽村一起打棒球这件事是最清晰的。

不过投手丘是他的,嗯,不让。

因为,他还想继续霸占泽村的目光,背负王牌的责任。

也许是毕业季到来的原因让这种心情更为明显。曾经有御幸学长接他的球,后来他能完全放心小春东条的守备,以及——泽村——无论什么情况总有这个人给自己做中继,那个人的眼神里像是有金色的火焰一样,能让他托付全部的信赖,他无需担心只要专注投好手上的每一个球,3年来那个泽村总算成长为能让他松一口气将自己手中的球交付的人。

当他们这个年级的人在夏季甲子园退役后,降谷才缓慢的认识到,他们马上就要分开了,有种让他手足无措的感情越涨越烈,为什么那个总是大大咧咧的泽村不快点来到他面前来呢?他不是总是能有许多话呢,快点过来说吧。

对于这种自己不擅长的事,他只能默默等待了。

3

“喂!降谷你别走!”泽村在放学后堵在了降谷的班门口,可能因为跑得太快,他的脸有些红。

“跟我去棒球场。”泽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让不少降谷班上的同学心中感叹,这是要告白呢还是约会呢,不过那个降谷一定会选择无视吧。

反正在他们眼里,降谷总是在无视那个大大咧咧的泽村,3年来他们都是这样相处的。即使是泽村或降谷班上对棒球不感兴趣的同学,也习惯看着泽村一直追着降谷表示不服的身影,然后降谷无视泽村的叫喧。

当两人肩负起青道棒球部的时候,所有人都怀疑他俩能不能带领好棒球部,但多次打入甲子园的良好战绩使青道的双投手为中心的模式,被全国甲子园的豪强所忌惮。

而此时,降谷整理好自己的书包后,走到泽村的身边,不咸不淡的说道:“走吧。”

“诶!!今天那个降谷竟然跟着泽村走了?!”

“不会是去打架吧?”

“泽村奋斗3年终于让降谷听他说话了,真励志啊。”

在各种感叹声音中,两个当事人已经走出了教学楼。

来到棒球场外,后辈们都接二连三上前问好。泽村相当兴奋的一一询问他们最近的练习情况,降谷虽然不怎么说话,但也对几个二年级做出了叮嘱。棒球部即将开始训练时,后辈们才不舍的离开。

“有时真的很嫉妒他们能和你这么打成一片。”降谷平稳的说着,他很少对泽村这么坦诚,他怕对泽村太过坦白会暴露出一些自己都处理不好的感情。但也许是因为要毕业了的原因,降谷很平常的说了出来。

“诶,有能让你嫉妒我的事啊!”泽村竟然很兴奋“我一直以为只有我不断追你的份。”

降谷点点头“嗯。有时候想如果你能只追着我跑就好了。”

泽村不满的皱起脸道“我都追着你3年了你还想怎么样?”

还想怎么样啊,降谷没有回话,他真的不擅长感情相关的事,所以他简短的回道:“还不够。”

4

泽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有些脸红,而说出这样的话的降谷却波澜不惊的样子。泽村觉得自己真的很吃亏,这样呆的降谷什么都没想,泽村努力想平静下自己刚刚有些加速的心跳,他抓住棒球场铁网的手慢慢收紧。

“果然无论是投手丘还是王牌都不能让给你这个混蛋。”泽村嘟囔着。

降谷转过头看到泽村从脸颊到耳尖泛红的表情,他想到了每年毕业时候来得最美的樱花,然后降谷用手指戳了一下泽村的脸颊道:“天气不热,你怎么脸红了。”

“和你这种耐不住高温的人比,我才不会脸红呢!要不要栓上轮胎跑20圈试试啊!”泽村嗓门大的吼了出来。

而降谷难得的露出了可以算是温柔的微笑。

泽村习惯了降谷常常无视他的态度,这样忽然的柔和让他忍不住心跳加速,明明只是个又呆又楞的降谷而已,怎么弄得他这么在乎?

也许当泽村还是一年级时,当他留在棒球场孤独一人练习而这个人出现在他旁边,或者是某个没有月亮的晚上,这个人走到轮胎的旁边,还有可能是他看着同为一年级的他背上了他向往的1号的时候,他想,这个人一直是他的憧憬啊。想做王牌投手,想有一个人和自己一起练习,想有一个人和自己一起承担,那个人从来都是降谷。

泽村他不想被降谷抛下。

所以他才在思考了一周后,下定决心把降谷叫出来的,泽村和降谷最喜欢的都是直球,他这次充满决心的说着。

“降谷,我可是有正事找你!”

“……?”

“我还想继续和你一起打棒球,你毕业后准备的出路是什么?”

5

“……”降谷短暂的沉默了一会,脸转向棒球场“北海道的职业棒球队Ham Fighters给我发出了邀请。”

“啊,好的!那我也去报名那里的选拔吧!”

降谷看着泽村说得轻松的样子,一看他就不知道Ham Fighters拿过两次日本大赛的冠军,曾经代表日职参加过亚洲职棒大赛。不过降谷心里却觉得如果是泽村的话说不定真的能行的。而且他这话并没有说得很满,如果泽村没有考上这里的话,他还有其他折中的选择。只是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为什么想让泽村和自己一起。

不仅是因为有了泽村自己才能进步得更快,也不是因为有了泽村自己就有了可靠的后援,他啊,对于感情已经够一窍不通了,泽村还给他造成了这么复杂的感情。真是太过分了,那么,至少应该由他来解答吧。

“泽村,你为什么想和我一起呢?”降谷不解问着。

“你问为什么,我们不是一直都是一起的吗?如果没了我你怎么办啊。”

“我能投完全场。”

“你投不完不要逞强啊,我在你后面呢。”泽村灿烂的笑道“而且我也能投完全场,你可别得意!”

“那还有吗?”降谷认真的看着泽村。

“还有……”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一想到要和你毕业就分开就难过吧。”

“……”降谷呆了一会,有着他不明白的感情像火山一样喷涌而出,他利用比泽村高7cm的身高优势,抱住了面前的泽村,即使他们现在在棒球场,周围的几乎是熟人,他还是抱住了他。

那时,泽村感觉自己脑袋忽然翁鸣了,初春的虫鸣声还有自己的心跳声都那么的清晰无比,连樱花的飘落也变得缓慢。

当泽村红着脸手足无措的时候,降谷低声道:“我也是。”

泽村荣纯放弃了思考,就像在一场比赛里投了200个球一样,于是他道:“你再说一遍。”

“我喜欢和你一直在一起打棒球。”降谷徐徐说道。

泽村想,他似乎等这句话等了太久了。曾经他期盼他初中的同伴这样对他说,后来他希望青道的前辈对他说。终于,终于,他收到了这来自同伴的诺言。

6

在棒球场外那个长长的拥抱后,泽村轻飘飘的回了寝室,即使他离开了棒球部,也能住普通的学生宿舍。

金丸看泽村脸上冒小花的样子,就觉得恶寒,忍不住道:“泽村你这小子怎么了?被女生告白了?毕业告白一般没什么好结果的。”

“金丸啊!我决定了出路了!降谷都这么说了,我无论如何也要考到北海道的那个Fighter什么的职棒啊!”

“Ham Fighters 吧,你去报考就只能打打酱油了吧,话说降谷他说什么了?”金丸狐疑道。

“他说他喜欢和我一直在一起打棒球啊!”

“哦……啊!什么,你确定是那个呆头呆脑的降谷说的?泽村你睡糊涂了还是脑袋被门夹了?”

“当然是真的!”泽村的眼神里不含一点犹豫。

“没想到啊,不行,我想静静。”

泽村完全没理会金丸嘀咕了什么,自己立刻去投递了北海道那个职棒的申请,他只投递了这一个申请。泽村总是充满勇气,他认定的目标一定会坚定不移的前进。

同宿舍的金丸感叹,这个人追逐了3年,直到最后毕业的时候还是想赶上那个降谷晓,他都有点同情泽村了,不知道降谷怎么想着这个笨蛋呢?估计是嫌弃到不行,但如果是这样怎么会说出想一直和泽村一起打棒球的话?

所以说啊,旁人是看不懂这两个一根筋的投手的,两个棒球笨蛋这种别扭的感情一时半会真的很难理清。

看着泽村忙碌的身影,金丸想未来的降谷也一定会被这个笨蛋吃得死死的。毕竟谁会无视得了,努力又执着,眼中只有你一个身影的人呢?

而且金丸也没想到,泽村竟然也会有这么认真思考未来的时候,从一年级那个只会投球,后来成长为为了团队而战斗的支柱,再后来三年级时抗起青道的未来扶植新人的中心选手。青道在他入学后多次进军甲子园,这个勇往直前的泽村不断改变不断进化,仅仅是为了追上那个背号为1的男孩。

这么想来,泽村真让人同情啊。毕竟到最后他还是得继续追下去啊。

7

在春季甲子园打响的时候,青道再一次进入了春甲,而泽村也参加了他唯一投递的职棒的考核。

在选拔后遥遥无期的等待里,终于泽村收到了来自北海道的邮件,降谷非常紧张的看着泽村打开那封邮件。这种紧张就像是九局下半,2出局满垒2好球3坏球同时集中在一起一样。

降谷深吸了好几口气,努力放松胳膊,然后泽村念道:“我好像被录取了啊!降谷你看这是被录取了的意思吧”

降谷接过了邮件仔细读了很多遍,反复研究了许久,镇重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泽村一把抱住降谷,兴奋得上蹿下跳,“降谷我们毕业后也在一个球队了!”后者露出自己也没有察觉的微笑,用只有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嗯了一声。

但降谷还没从这个拥抱中回味回来,泽村已经脱离开他,他的眼睛里清晰的倒影着降谷的身影,降谷无比享受被泽村注视的感觉。

“毕业旅行时要不就去你家玩吧,北海道好像春天都可以滑雪,然后我也会招待你来我老家那面!”

降谷楞了一楞,转过头掩饰有些热的脸颊道:“嗯。”

降谷想,他太过沉溺于泽村看向他的眼神,3年的时间竟然变得太短太短,他还想和这个人一起创造更多的甲子园奇迹。但是时间流逝的速度就像满天的樱花,明明你觉得它飘得这么慢,但还是一眨眼就掉落在地上。

而这个人——泽村荣纯,总能带来让他无法想想的奇迹,改变未来改变自己的魔法一样,他总是那么坚持并且主动,而这一次他又一次追到了自己身后,让他的心跳加速得不能自已。

即使这时降谷无法明白自己对泽村的感情,但他已经获得了更多时间去想这个问题。

即使泽村所努力只是为了逃避本质里的害怕:当他们分离时,难过伤心的只有他一个人。而这其中的原因是他不愿去细想的。他更愿意拼搏一把,改变未来。而内心中的那份感情,可以慢慢的等待。

 【end】

【JayDick】THE END OF MEMORY

重庆slo的无料:-D

领完了全文发布,食用愉快

==============================



00

从最初的仰望,到后来的子弹与血的相撞。有很多东西变了,比如制服,比如杰森终于还是超过了自己哥哥的身高。有很多东西没变,比如坚信正义,比如迪克依旧希望小翅膀回到这个家。

迪克无数次想起杰森的时候,会觉得自己需要更多的热牛奶和麦片了。夜翼和红头罩,不知道多少次拳脚相向,冰冷的拳头和刺骨的水泥地,当然还要配上哥谭那阴沉的天空。无数次回旋在一段记忆里,也许永远看不到回忆的尽头。

01

“理查德少爷,”阿福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为难,这位处事不惊的管家难得有些焦急“这里需要你,请你快点回来。”

迪克穿着自己还未来得及脱下的警服,匆匆忙的从布鲁德海文赶到哥谭,顺便把夜翼的制服带进了背包。

“阿福发生了什么?”迪克一进韦恩大宅便直奔蝙蝠洞。

但他刚进大厅就看到了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人,就算出现也不应该是穿着短袖上衣坐在沙发上,吃着他偷偷藏起的麦片!

“杰森!你怎么在这里?”迪克几步走到杰森面前,愤怒的看着他“还有,那是我的麦片。”

“……”出乎意料的这个霸占沙发和麦片的人,没有一丝想动的欲望。甚至,杰森陶德不反口讽刺了!迪克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的小翅膀,可是叛逆期无限延长,才不会这幅不理人的样子。

“理查德少爷!”阿福从上方的台阶走了下来,“我多么感谢您及时的回了家,达米安少爷和布鲁斯老爷两人都有3天没出现过了。提摩西少爷也有事业再忙。”说到这里老管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您所见,杰森少爷好像记忆缺失了。”

 

02

人们经常会做梦,那是因为在记忆里反复重现,但是梦醒来常常会忘记梦里的内容。

而杰森就是忘了梦的“内容”,并在现实里也忘记了。

“所以,杰森你离开家里后到底过着怎样的日常生活啊。”

迪克把霸占全部沙发的杰森的腿推了一只,换来对方不满的瞪视,迪克觉得这样“礼貌”的反应太不适合杰森了,如果是以前杰森至少会一边拔枪一边嚷嚷着“嘿,注意点迪基鸟”。

“你记得我是谁吗?好吧,我觉得你不知道。”迪克无奈的揉揉眉头,而杰森觉得这个人话太多了。

“我是迪克格雷森,我是你的哥哥,嗯,法律上的。”

“迪克·格雷森。”杰森念出名字时声音有些低沉,但又饱含着刻骨回忆的力度。他觉得自己在无数的梦中听过这个名字,叫过这个名字,混杂着血的味道。

但是,也有种如拾珍宝的感觉。

“我也觉得你不可能是我的亲哥哥,”嗯这样杰森式吐槽的开始让迪克满意的点头。“哪有哥哥比弟弟矮的。”

杰森将手放在了迪克的头上,微微往下一按,得偿所愿的看着迪克半伏在他胸口。

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流氓。

03

“根据情报,只要找到你梦的内容就可以恢复了吗。”这是另一个弟弟提姆百忙之中抽空调查的的解决方法,迪克心中一阵感动。

冷不防模范叛逆期弟弟杰森扯过他的脸,不爽的开口:“迪克这种情况,就不要挂上你那一脸感动的笑吧。这样只会显得你更加不专业。”

好吧,属于杰森式的吐槽,多吐吐说不定就觉得他的小翅膀恢复了呢。

但是杰森很快就收回了手,有些厌恶自己的一些反应。他觉得自己和迪克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可能应该再矛盾一些,但是对方明显没有自己这么矛盾,他觉得这不公平。

“嘿,我觉得我不需要记忆也没什么。”杰森抱着双臂,没有看迪克。

“……你是认真的吗杰森?”迪克感觉自己惊讶得眉毛都歪了,“你听着,我们之前关系是有点不好,好吧,也不是一直不好,你还那么点大时可喜欢我陪你巡街了。”

迪克比了比杰森还是罗宾时的身高,满脸怀念,他已经很少去回忆的部分了。

而一旁的杰森莫名其妙有些不舒服,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只是看着迪克回忆这段过去,该死的他怎么会觉得难受。

“好吧去找吧……”

“OK!”迪克半眨眼,熟悉的俏皮语气“我来帮你找回记忆,小杰鸟不用感谢我,我是英雄我是夜翼。而且我觉得还是恢复记忆后的你和我相互抬杠比较好。现在嘴上赢你没有半点高兴。”

“我以前一定常常说,你话太多。”杰森扳过迪克的下巴,深深的注视着这双清澈的蓝眼睛,这里面只倒影着自己。这让杰森的占有欲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所以他像做过无数遍一样,吻上了迪克的唇,细嚼慢咽。

迪克惊讶的忘记了反应,本能的抓紧了杰森的上衣,但他很快也加入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热吻,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抱过杰森了,像是记忆里从没抱过一样,饥渴得像个在沙漠里缺水几年了一样,他这些年怎么活过来的?!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结束了这个吻,看着杰森脸上的红晕,迪克想要调笑一下自己的弟弟。但对方明显恢复到失忆前的吐槽力。

“迪克,我现在绝对不相信我们之前是什么兄弟关系了,不然我怎么会失忆了都对你有反应!”

迪克这才注意到杰森的裤裆已经有些涨大,他明显有些得意的向杰森眨眨眼。换来对方愤怒的攻击。

04

阿福不只一次看到理查德少爷和杰森少爷打架了,是的,今天他们又打了一架然后又并肩出行寻找记忆。

看着混乱的大厅阿福决定今天晚上这两人都不会有晚饭。

而此时,穿上夜翼制服的迪克格雷森,和戴上红头罩的杰森陶德坐在哥谭的大楼上。

“以前我们一起夜训时,你才是个小鬼。”迪克笑着想着以前。“第一次和你来这里时,我因为布鲁斯找了新的罗宾而生气,但是后来我也发现你将会是个了不起的英雄,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杰森没有说什么,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般。

“那时候我把罗宾的制服交给了你,然后我们开始了第一次夜巡。”迪克观察到杰森没有什么反应,又补充到“啊,当时我觉得我设计的制服你穿也挺合适的。”

“迪克你那品味真是像地狱一样!”杰森脑内跳跃过一些记忆,他感觉自己被迪克刺激得慢慢捡起了记忆的碎片。

“嘿!这让我想起来一个让你能快速回忆的方法”

随后,迪克把杰森带到了一间公寓,杰森想这是不是这个也许是前男友的哥哥在邀请自己,不过迪克格雷森邀请他上床会是怎样的姿势呢,慢慢的脱下衣服,张开腿,或者直接不脱衣服转过身去把他好看的臀抵着自己的小兄弟。

杰森无意识的舔了舔唇,想着无论哪个办法自己都要打算拒绝他。这样迪克会哭着求他吗?

“好久没看到这套制服了。”迪克从这件公寓里翻出了一套深V高领的紧身衣,这让杰森放弃了吐槽,肯定一直很差。

“那时候我们一起组队救了阿福,之后阿福帮我补了衣服,你像个报童一样把衣服送到我这里来。”

杰森陌生于那些记忆片段,一点点的记忆被挖掘而出。

“当时我就想,新的神奇小子,和你组队感觉什么敌人都不可怕了。”

“我竟然觉得也许我和你是很好的搭档。”

“虽然时间不长,但那时我们是很好。”迪克觉得自己才像是寻找记忆那个,他细细评味着过去一起弥足珍贵的时光。

什么时候自己和杰森直接只剩下打架和拌嘴了呢。

05

“那么我想问,我们什么时候成为那种关系的。”杰森打断了迪克的感伤。

迪克用食指挠了一下自己的黑发,他们之间可从来没有成为过情侣关系。杰森成为红头罩归来后,他们打架过,合作过,更像有报复一般的接吻,但从来不是情侣。

但这些对失忆的杰森说着感觉好像教坏小孩子。偶尔听话的杰森总能激发起迪克的作为哥哥的责任心。

“现在我说我们是纯洁的兄弟关系你信吗?”迪克摊手,杰森用看白痴的目光看向他。

知道你不信,迪克无奈带着杰森走到了哥谭的大街上,晚上的哥谭繁华疯狂并且美丽。

同样迪克和蝙蝠侠发现杰森没死时也是这样的夜晚。

杰森当时向黑帮立了威,用他的秩序束缚着哥谭的地下势力。超过了法律和道德,他和蝙蝠侠很快就注意到了。

夜翼和红头罩,棍子被打飞,一只枪不知掉落何处,他们仅剩下拳脚相向,冰冷的拳头和刺骨的水泥地,当然还要配上哥谭那阴沉的天空。

这是迪克每每回忆起杰森时的开头,红头罩之下是他以为已经死去的弟弟,带着憎恨一切的目光重回人世。

“那时你坦率的取下了头罩,我觉得小杰鸟完全没资格说我的审美啊。”迪克陷入了回忆。“那时你警告我别挡道,然后我去阻止你,我们打起来了。”

迪克用没有起伏的语调说着。

“你比我武器多,然后我就被你踩到脚下了。”

迪克省略掉了当时杰森拿出的另一把枪,射中了自己的小腿,雨水冲刷之下,周围一片全是血。抵住喉咙的是杰森的脚,那时他才注意到他的杰森已经变了。

当时他说什么来着?

“杰森你长高了?”

“是迪基鸟你被踩在我脚下了,哥谭需要的也不在是你们那套正义了。”

“杰森你还长重了。”

06

“但明显那时我们不是该死的情侣吧。”杰森有些催促。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皱眉想要跳过这段。

那时,摘下头罩的杰森拿着刀弯下了身,加重了踩在迪克身上的重量,直到迪克从肺里咳出了一口血,杰森才改用刀子抵住迪克的脖子。

“迪克格雷森,你和老蝙蝠的那套正义从现在起,结束了。”

喉咙火辣辣的,他一句俏皮话也说不出,迪克感觉自己能爬起来一定要把杰森打倒在地,最好打得他丧失行动能力,然后绑到蝙蝠洞去进行再教育。

最后,给他一个深深的拥抱狠狠的吻,感谢他的小翅膀还活着。

现在前面两条做不了,迪克就直接快进到了最后一条。

抵住脖子的刀将他的颈子划出一条血口,这让拿刀的杰森明显退了一下,但是迪克不给杰森多的反应时间,一把拉住杰森的领子,就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留下血印子。

失血过多的眩晕让他恰好的晕了过去,甚至这好看的脸蛋还带着满意的笑容。

所以他不知道当时的杰森有多慌张与手足无措。

目前,杰森明显回忆起了那时的慌乱,责怪的骂道:“哦!迪克格雷森又在学哪部电影里的英雄,真当颈动脉是画在那里当装饰的吗?”

“但我明显没事,而且我觉得就这件事后我们就是那种关系了。”

“迪克你哪里来的自信?那是因为我给你紧急包扎后违规驾驶送到韦恩家的阳台!”

“但之后你竟然穿着夜翼的制服来布鲁德海文找我,我以为你是来道歉,但你竟然把你那套带到我的城市来。”

杰森一脸不相信自己竟然会穿夜翼的制服。迪克这时候将手放在了比他高的杰森肩上,感慨说:“那时,你说我们也许可以重新做会家人。”

好像是这样,他后来被抓了,迪克还是气哄哄的来救自己,等事件结束后,他来到迪克的公寓,对方明显以为自己已经离开,那时那双蓝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好像映下了全部的星空,以及唯一的杰森陶德。

所以那时杰森忍不住吻上了迪克的唇,他以为会被迪克立马挣开,但对方竟然比他还要小心翼翼的回应着这个吻。

推搡着相互脱掉了彼此的衣服,杰森感觉自己有些急躁的撕咬着迪克的腹部胸口,以及脖子,他确认了好几次迪克的脖子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后又重重的咬上了迪克的唇。

迪克觉得自己早就扔掉了哥哥的沉着,被弟弟吻得每一个毛孔都那么舒服,他舔舐着杰森的耳垂,炽热的呼气喷在了杰森的颈窝。

杰森用手玩弄着迪克的乳头,他觉得自己从罗宾时代就想看着迪克格雷森红着脸窘迫的样子。这比他想像的感觉还要棒,满意着迪克发出了细微的呻吟。

07

“迪基鸟停下回忆。”杰森有些粗暴的抓过迪克的头发,在他的嘴唇上咬了一口,随后贪婪的吮吸起来。他想起来了,甚至那天他用了几个套套都想起来了。不过这不是很重要,因为这段记忆无比临近于他消失于梦中的那段了。

迪克有些面红耳赤,这里是哥谭的大街边,他竟然和杰森这么正大光明的接吻,明天千万不要出现在报道上!《好心民警帮助失忆游民反被袭,是道德沦陷还是人性丧失》之类的。

但是,这是他小杰鸟,迪克用手放在了杰森的腰上,他将无比珍惜温存。

08

这是杰森的梦,梦里他终于穿上了蝙蝠的披风,所有人都想要他的小蓝鸟变成另一只蝙蝠,而他知道迪克不能变,只能是只罗宾鸟。

成为只是他的罗宾。他这样对迪克说着。他看到迪克愤怒的蓝眼睛里又只印出自己的身影,怪异的占有欲和破坏欲充斥着他燃烧的心脏。

那就让迪克在自己手上坏掉吧,一闪而过的记忆是罗宾的自己和夜翼的迪克,是在布鲁德海文疯狂的夜晚,还有迪基鸟的脖子是那么的脆弱。

然后,他失败了,迪克一直是他们之间最能挺的一个,无论何时都能笑的那个。他一直知道迪克很强,也许真像别人说的自己一直模仿着这个让他一直仰望的人。而现在他都已经无法知道自己对迪克到底是什么感情。

“杰森,抓住我的手,让我帮助你!”那时迪克的表情为什么这么难过呢,他想忘记这样表情的迪克。所以他忘记了,在记忆的尽头,没有梦的内容。

【end】


二桶大少联合用脑洞坑弟弟们做清洁,阿福露出微妙的笑容,不愧是搭档过得默契


官方果然玩过大米说大少适合围裙的梗了,小小哥谭太萌😍😍


上班划水的我,大少和大米圣诞快乐!回家继续